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当余晖落下

又是夕阳西下,再见风景如画,人在静中陶醉,心在灰色里追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  

2009-10-09 18:35:34|  分类: 游行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<寻游札记>

·甲壳虫·

 

遗 迹

绰墩山

正仪镇区北1.5公里,有绰墩山。龚明之《吴中记闻》云:“昆山西楼里村名绰堆,避光宗讳改墩,堆有黄幡绰墓”。(光宗:南宋赵惇庙号)又云:“唐伶人黃幡绰葬于此,今村人滑稽能作三反语。”唐段安节《乐府杂录》有“开元中黃幡绰,张野狐弄参军”之说。张野狐即诗人张徽,清人张潜之诗:“张徽宫内曲初传,供奉抛来旧细婵,却忆江南落花处,不知谁葬李龟年。”

山上多巨石,与虞山之石相似,三面逶迤而上,独其背矗三丈余,上有顾阿瑛金粟庵——即寿宁庵。

绰山山色秀丽,风光旖旎,每逢农历九月九,有登高赏秋之说。清何婉哥《九日随家严登绰山》诗:“梳掠容光揽境奁,来游喜得从家严,题糕节冷枫初艳,放掉船轻浪亦恬。此地已无金粟影,遥天犹露玉山尖,登高忽见云霞灿,掩映湖波霁色添。”

建国后,经考古工作者勘明,绰山是新石器时遗址,出土石斧、石凿、陶鼎数十件,1983年昆山县文管会曾经觅得玉琮1枚,是为珍品,足以说明绰山文化源远流长;文化大革命时,绰墩山上金粟庵(寿宁庵)及其他房屋全部拆除,后到80年代初,山址改为合心村砖瓦窑厂,最后山泥制砖被夷为平地。

最值得一提的就是——顾园。

顾园,又称“玉山佳处”,园址西起界碑桥,东至东亭子,南至娄江北岸,东北至黄泥山,北至绰墩山,约占正仪镇境之半。园内楼、亭、馆、轩可考者凡数十。其中“玉山草堂”是顾氏居寓,为建筑之精粹。据光绪《信义镇志》记载,草堂附近筑有桃花轩、钓月轩、來龟轩、春辉楼、秋华亭、芝云堂、可诗斋、读书舍、种玉亭、小蓬莱、小游仙、百花潭、鸣玉洞、碧梧翠竹堂、浣花溪、拜石坛、渔庄、春草池、金粟影、淡香亭、君子亭、绿波亭、绛雪亭、听雪斋、雪巢等。此外,还有画舫、柳塘春、白云海、湖光山色楼、嘉树轩、放鹤亭、绰山亭、东西二亭。后来还在东亭筑有并蒂莲荷池。一时园亭之景名闻江南。后经历代兵事逐渐毁灭,解放后,绰墩山尚存几处遗址,“文化大革命”后,顾园遗迹全部消失。(摘至《正仪镇志》)

就是这么一个文化历史来源,让我如痴如狂的追逐着。选一多云天气近中午,亲身到了巴城,因为在街头问详,偶遇巴城镇志办公室主任张伯民老人家,经他热情找人引导,帮助我携同伴赶往“玉山佳处”遗址观览。当我在那株还坚韧存活的650年银杏树下(据说是来自顾阿瑛亲手栽的雌雄银杏树,其中一棵已经枯死不复存在),再登广灵桥,最后纵深到湖中名曰小蓬莱上,小恬感受并回味着遐想中那当年的文人墨客吟诗作对时的情景。四周翠绿怀抱,万荷水中抖艳,小船远处停靠,人在湖中岛上。真是让人心旷神怡之处地。

就这样一异常令人向往的一处美景,原貌已不复存在;可是当你置身其中时,似乎间当年的情景还仍能在脑海萦绕。

 

玉山雅集映照千古

元末明初昆山(今巴城镇正仪街道)人顾阿瑛出生于吴中巨族,享年六十岁。观其生平,以三十岁为界,正好分为两个阶段。前一段“自幼即喜读书,善记诵,年十六干父之蛊,而遂废学焉。性好结客,常乘肥衣轻驰,逐于少年之场,故达官时贵靡不交识,然不坠于家声”。说明十六岁时,他就停止了学习,在京师经营商业,凭着慷慨和活跃,经过十几年的苦心经营,积累了巨额的财富,成为吴中巨富。第二阶段,顾阿瑛突然由商入儒,重新回到文人生活,凭着经商所得的雄厚财力,“购古书名画,彝鼎秘玩,筑别业于茜泾西,曰‘玉山佳处’,晨夕与客置酒赋诗其中”。

     而顾阿瑛之所以能文采风流映照一世,得以青史留名,其主要原因就在于:自元末至正八年始,到至正二十年的十几年时间内,在“玉山佳处”各景点轮番举办名之为“玉山雅集”的诗歌盛会。作为诗坛盟主的顾阿瑛,展示出了强大的号召力,会集了大批的追随者,成为至正年间繁荣诗坛的推动力。所谓:“玉山草堂,良辰美景,士友群集,四方之能为文辞者,凡过苏必至焉。欢意浓洽,随兴所至。罗尊俎,陈砚席,列座分题,无间宾主。仙翁释子,亦往往而在。长短杂体,靡所不有,可谓盛矣。”

     那么,顾阿瑛所主持的“玉山雅集”为何能流芳百世,令人数百年后犹想见之呢?其魅力究竟何在?在笔者看来,有几个方面的原因。

    一、为当时的文化精英,构筑了休闲创作的平台。“玉山佳处”成为“玉山雅集”的绝佳集会之地。顾阿瑛所构筑之园、亭馆凡二十四处,其匾额题卷皆名公巨卿高人韵士口咏手书。元人杨维桢在《玉山佳处记》中写道:“……名其前处轩曰‘钓月’、中之室曰‘芝云’、东曰‘可诗斋’、西曰‘读书舍’;后垒石为山,山前之亭曰‘种玉’,登山而憩注者曰‘小蓬莱’,山边之楼曰‘小游仙’;最后之堂曰‘碧梧翠竹’,又见‘湖光山色之楼’,过浣纱之溪,而‘草堂’在焉,所谓‘柳塘春’、‘渔庄’者又其东偏之景也。临池之轩曰‘金金粟影’,此虎头之痴绝者,合而称之则曰‘玉山佳处’也。”顾阿瑛把写意山水的绘画方法运用到造园活动之中,使得“玉山佳处”成为苏州古典园林之中“写意山水园”中的典型代表,是当时名声最为显赫的乡村名园。

    二、栽下梧桐树,引来凤凰栖。“玉山佳处”的建成,使得元季知名之士,十之八九,四方而来,参加顾阿瑛所主持的“玉山雅集”。顾阿瑛本人风流倜傥,是元代有名的藏书家、书画鉴定家与诗人。交往之士亦一时俊杰,综观参加雅集唱和的人员名单,可考者近百人。像奎章阁鉴书博士柯九思,是元代极有眼力的书画鉴定家,亦是大画家,以画竹而闻名于世;“元季四大家”中的黄公望、王蒙、倪云林三位大画家,参加过雅集盛会;擅长白描体的大画家张渥,铁崖派的领袖、诗人与书法家杨维桢;书法家、道士张雨;诗僧释元璞等。而且,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是集诗人、画家及书法家于一身。“玉山雅集”荟萃了当时的文化精英,以至于能够参加顾阿瑛“玉山草堂”觞咏之会,成为具有诗人身份的标志。

     在“碧梧翠竹与清扬争秀,落花芳草与才情俱飞”、湖光共蓝天一色的优美环境之中,美酒佳肴,高士云集,所谓“足以发人之才趣”。大凡文人,总是一个德性,在如此富有诗意的环境之中,创作的欲望和激情似火山般迸发。于是众艺并呈——集绘画(玉山雅集图)、音乐(道人铁笛,“乐部皆畅”)、文学(赋诗作文)、书法(题写诗文于卷)于一体。如此盛会,夫复何求?使人数百年后犹想见之,留下了一段千载艺林之佳话。

 

顾瑛简介

顾瑛《三二0-三二八九》,又名顾德辉、顾阿瑛,字仲瑛,别号金粟道人。昆山人。元昆山属江浙行省平江路(今地在江苏昆山巴城镇)。

   自南宋中期,顾氏四世聚居在昆山朱塘里。顾瑛曾祖父顾宗恺是宋武翼郎,祖父顾闻传以卫辉怀孟路总管仕元,父亲顾伯寿,别号玉山处士,终生未仕,隐逸以终。

   顾瑛出身豪富之家,年仅十六岁,就佐其父处理家务,以轻财好事、精明能干、广接名流着舳二。本人不屑仕进。自三十岁槟弃旧习,折节读书,礼贤下士,并购买古书名画及古器物,以品题鉴赏为能事。至正中,曾举茂才,署会稽教谕,又辟行省属官,都不赴职。以顾瑛为东道主的文人会集始于至正初。年逾四十,顾瑛将田业全交给子婿辈,在界溪旧宅之西,筑园林名玉山佳处(即玉山草堂)。从至正八年到十年,先后落成二十六个景点,广招文人墨客,择地、择时饮酒赋诗,顾瑛还特意为于立等常客,设置了专用的客房(行窝)。新建园林玉山草堂落成,上述活动以玉山雅集(草堂雅集》著称。至正十二年,江南群雄并起,陷入战乱。战乱之前与战乱之中,玉山雅集始终是昆山与吴中的文化品牌、诗人认同的处所、诗坛存在的标识。顾瑛因之成为江南文坛影响广泛、知名度颇高的文坛东道主。至正十二年以后,玉山雅集时断时续,但仍然坚持举行。至正十六年,经历了草堂为起事者占据、母亲死于避难地吴兴商溪的劫难,顾瑛曾「祝发庐墓,以「金粟道人」为别号。形势缓解,至正十七年又恢复了玉山雅集。与顾瑛的玉山佳处大致同时期,又同在吴中的倪瓒云林隐居、徐达佐耕渔轩,也是文人活动中心,但无论规模还是影响,都不能与其相比。至正中期,其子顾元臣任元水军宁海所正千户,主持向大都海运,以功升水军都府副都万户。次子顾元礼率乡民守本土,授正千户。吴中为张士诚占据期间,顾瑛与玉山草堂受到张氏集团的屏护。因时局反复与战火波及,在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攻减张士诚之前,因家园被火,顾瑛挈家避居嘉兴合溪。其问几次返回昆山,联络故旧,凭吊玉山草堂遗址。而玉山雅集在战乱中至少坚持了十年之久。这在江浙以至全国,都属仅见。人明,以顾元臣曾为元朝故宫,顾瑛全家被迁徙到临濠。洪武二年(二三八九)三月十四日,顾瑛去世于临濠编管地,十二月,安葬在绰暾墓地

 

众专家热议“玉山雅集与昆山历史文化”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玉山雅集与元代历史文化

编者按 3月15日,《草堂雅集》、《玉山名胜集》、《玉山璞稿》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在昆山举行。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、中华书局、中共昆山市委宣传部、昆山市巴城镇人民政府主办,昆山市阳澄湖名人文化村玉山胜境有限公司承办。在《草堂雅集》、《玉山名胜集》、《玉山璞稿》的首发式结束后,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专家学者就“玉山雅集与昆山历史文化”等展开了专题研讨会。

  杨镰(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、《全元诗》主编、博士生导师):第一,这三部书的出版,和昆山的地域历史文化的关系非常密切,因为玉山雅集的地点很明确,就在昆山玉山草堂这个位置上延续,持续进行到元末,战乱期间都没有打断,甚至有几次玉山草堂的建筑由于战火,最后整个家乡都被烧了,都没有办法生活了,顾瑛还在进行他的玉山雅集!

  第二,玉山雅集的时代特征鲜明,它是文学在元明之间的过渡,文学从元代过渡到明代,就是在苏州,在昆山完成的。还有一点是玉山雅集的人员构成,我们统计了是110多位,超过以前的统计,这110多位文人几乎是整个元末文坛的缩影!在做玉山雅集相关文献整理之前,《全元诗》第一稿已经做完,当时我自认为可以交稿了,这时候沈岗来找我说要合作整理这几本书,做到了《玉山倡和》和《玉山遗什》的时候,突然发现其中有52个人在《全元诗》的数据库里没有,所以不得不又推迟了交稿时间,先来整理玉山雅集的相关文献。所以这套丛书的出版,首先是为我们今后《全元诗》的出版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。我觉得确实应该感谢沈岗、祁学明。我们有一次开玩笑,说这部书的总设计师是沈岗,他和祁学明尽了很大的努力协助我们的工作,在提供文献和搜集整理相关资料方面做了相当细致的校勘、讨论。玉山雅集不仅属于昆山,它在文化史上留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段落,在元代文坛上也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。

  我介绍一个数字,玉山草堂雅集他们这个群体活动留下了7000首诗,我们做完《全元诗》,元诗近14万首,换句话说,玉山雅集之诗占据了元代诗歌的1/20。而且元诗中有5万首左右是至正年间写的,7000首在5万首中占很大比例,所以它是一个永远也没有办法回避或者淡化掉的一个章节。

  陈高华(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博士生导师、元史研究会会长):应该说我对《草堂雅集》这部书是很有兴趣,也很有感情。我在20世纪70年代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当时开始做一些画家的研究工作。我当时有个感觉,过去的绘画研究有个比较大的弱点,不太重视文献,我觉得里面需要做的工作还很多,所以想尽可能整理一些关于画家相关的第一手资料,这样就接触了顾阿瑛和他的玉山雅集。元代很多画家的资料都可以在《草堂雅集》这部书中找到,比如张舜咨、张渥等,这些画家在画坛上有很重要的地位,但是相关记载极少,他们都参与过玉山雅集,所以《草堂雅集》对他们生平的记载是可信度最高的第一手材料。它对元代文化史的意义,不但是文学方面的,还包括绘画、戏曲等很多方面。我们要多方面地研究,多方面地发掘,所以这是在沈岗的支持下,杨镰先生的主持下,整理出来的,我非常感谢。

  对顾瑛与玉山草堂要从广义的地域文化观上解释,具体说是浙西独特的地域文化。昆山在元代的行政区划中属于江浙行省,大体在长江以南,从江苏南部到浙江,还包括福建一部分。江浙行省是当时最发达、富庶的地区,其中大致以钱塘江、富春江为界分为浙东和浙西,浙西主要包括今天的江苏南部和浙江北部,浙西地区从南宋以来一直是经济最繁荣的地区。首先这里属于太湖流域,水利设施建设完备,农业发达。其次,在手工业方面,这里是中国纺织业最发达的地区。此外随着元代航运的发展,相关的海外贸易和商业也随之繁荣起来。这几个因素相加,使杭嘉湖地区成为当时最富庶的地区,出现了很多豪富,顾瑛正是其中的代表。玉山雅集持续大规模的举办,没有强大经济实力的支撑是不可能做到的。还有一个特点,这里是当时文化最发达的地区,元代后期几乎所有著名画家都是来自这个地区的。玉山雅集能够在这个时期、这个地区出现,有着经济、文化基础。

  张燕瑾(首都师范大学古代文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:自从科举制度之后,我觉得文人的生活态度、人格心态,好像都是依附人格是主体,投靠皇家,为了赶考,为了建功立业,但是这个时候,玉山雅集的这些人们,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?所以我的一个总体的想法,不能够只着眼于文学作品,我认为产生作品的过程,意义不在作品之下,也就是说雅集的这些形式,诗酒之会,结社联诗的目的不在文学,不是要在诗歌史、文学史上占一席之地,而是体现一种独立的文人品格。顾瑛等人用一种真率的性情,来享受生活,并不依附任何政权,没有建功立业、忧国忧民的传统士大夫责任感,却始终保持自己那份真性情。这在中国文化史提供了一种文化心态与人格。“儒衣僧帽道士鞋”,是儒是僧是道,非儒非僧非道,他们是有鲜明个性的自己。他们不像晚明时期文士那样放纵,而是以一种雅逸的方式率真地追求自己个性的完满呈现,使我们丰富了对中国古代文人心态史的认识。所以我觉得这套书的出版,包括杨镰《全元诗》的出版,可能对于推动元代文学、元代文化的研究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现在对元代文学、历史的重视还没有达到与之相应的地位,希望藉由此套书的出版,可以推动我们对这个领域的研究。

  刘扬忠(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室主任、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):三部书的出版,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它具有填补文学史研究上重大空白的意义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们对文学史的研究,尤其是古代文学史的研究,一提就是汉赋、唐诗、宋词、元曲、明清小说。对元代文学的评价和看法是元代好像只有元曲,元代的文、诗歌、词长期没有人研究,而且有一种流行观念,词发展到元代就衰落了,元无词,所以对文学史的研究和书写都是不全面的。

  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,元代的散文是继续向前发展的,元诗、元词、元文也都有所成就,但是过去我们竟然都忽略了。所以这三部书的出版具有填补空白的意义。不但研究文学史需要它,而且研究昆山地域文化,它也有填补空白的意义。

  吴新雷(南京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:1960年,我最初研究魏良辅的《南词引正》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珍贵的版本,里面提到昆曲的一个重要人物顾坚与顾瑛、倪云林来往密切。所以,搞昆曲历史研究的人都知道昆山顾瑛在昆曲发展中的地位。为什么昆山腔能在昆山流传下来呢?跟玉山草堂有密切的关系,因为文人是要交流的,不能关了门在那里唱昆曲,他们有很多活动,玉山草堂是昆山腔发源地、重要的活动地方。

  顾瑛有一个家班,有12个女演员,里面出了3个有名气的。昆山腔的源头出在这里。顾瑛本人多才多艺,他不但会唱,还会演,会吹笛子会吹箫,笙箫阮笛都会。昆山腔伴奏里有个重要的乐器,叫阮,顾瑛的阮弹得最好。所以玉山雅集在戏曲发展史上也是有重要地位的。

  顾青(中华书局副总编辑):这套书出版的形式是非常好的,有真正的专家学者来整理这些书,还有文化情怀、文化责任感的企业家来支持。传统文化的整理和挖掘是我们的天职,玉山草堂作为文化遗产值得我们传承下去,这不仅是昆山当地的责任,还是我们所有从事文化工作的同仁共同的责任。

  朱栋霖(苏州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:我觉得首先要感谢昆山的沈岗先生,他作为一个企业家,有很高的文化自觉,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,推动了文化事业的发展。

  元代在江南文化史上,在中国文化史上贡献很大,最著名的书法家、画家出在元代,现在我们除了元曲之外,还有玉山草堂。我发现它不单单是昆山有钱人在那里吟诗作画,它是一种全国性的文化现象,我们可以称为玉山草堂文化现象,顾瑛集中了中国南北的文人,而且延续时间12年,甚至在元末战乱的时期,他们还大家相约到杭州看花,这展示了古代文人最高的一种生活方式,最高的审美形态,一种精致心灵的追求,一种心灵的创造。

  汤晓青(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所副所长、《民族文学研究》主编、博士生导师):我和研究元代诗文的特别是做文献整理的老师接触比较多,有个比较深的感触就是元代的文学、文化研究空白比较多,这个空白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文献资料。随着这些年元代文献不断地整理出版,就给我们还原了过去很多不知道的元代文学史的细节,这对我们研究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所以非常感谢沈岗搭了好的交流平台。

  柯军(江苏省昆剧院院长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):我是一个演员,尽管我是“说的没有唱的好听”,但是我非常高兴有这么多的专家学者在场。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,特别需要理论的支撑和学术的指导。

  我非常感动,沈岗做这样一件功德无量的事,现在很多艺人都是忙着争做耀眼的明星,现在已经把欣赏当消费,把文化当做娱乐,我也反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时代,还有在将来的一个时代当中,还有多少人能够、愿意漠视既得利益来守望传统?作为一个艺术家需要追求一点孤独,需要一些真性情。古代艺人地位极其低下,但他们追求艺术可以做到至真至情。反观今天,我们今天的艺人,可能地位比他们高,待遇比他们好,但是大家似乎都在追求名和利,有谁还会执着于艺术呢?文联没做文联该负责的事情,恰恰是一个企业家来做,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深刻思考的。去年在一个企业的帮助下,我们传承了200多出折子戏,这些传统昆曲的折子戏,是有生命的,我们又有多少人在抢救它们呢?又有多少人在关注它们呢?大家都在做有“影响”的事情,而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又有谁来拯救呢?政府不能只是看到GDP的增长,而没有看到传统文化的丢失!我们迫切地需要像抢救生命一样抢救文化,毕竟昆曲这种宝贵的遗产需要尽可能纯粹地传承下去。

  牛贵琥(山西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教授、系主任、博士生导师):我们这次也是雅集,人家是创作,我们是研讨。听了这么多先生的发言以后,我就有了一个收获,解决了我多少年追求的但一直都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。

  前几年召开的山西文学学会上我提出必须弘扬发掘乡邦文化。乡邦文化必须由乡邦人士关心、挖掘、整理、弘扬,而且挖掘乡邦文化是每个地方文化工作者的天职,作为浸染于这种文化情境中的当地人有先天的优势。我们希望得到政府的支持,当时政府虽然口头上支持,但是却没有实质上的行动,所以这个事情后来就搁置下来。来了昆山以后,我看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希望,即我们其实不必要一有问题就去找政府,有那么多的有事业心、有文化涵养的企业家,我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呢?4月份有个企业家联合会邀请我过去讲课,我一定把这作为一个很好的例证讲给他们,山西的事情怎么做?要像昆山一样去做。

  沈岗(昆山市阳澄湖名人文化村玉山胜境有限公司董事长):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农历二月十九日,是玉山草堂雅集的纪念日。玉山胜境文化公司是一个专门以书籍整理、恢复弘扬地方文化为己任的一个公司,我想为现代的文化人做一块净地,同时承古接今,把优良的传统文化延续下去。实际上我们的研究还有很多空白,比如说顾瑛和张士诚、朱元璋的关系,他的文化是靠经济来支持的,而他的经济来源是什么呢,他是通过什么样的资产积累来做这个雅集?一年以前我就有个观点,就是在600多年以前,昆山就已经是全国的首富县了。但当时它为什么是首富呢?跟当时的政治、经济的政策形式有关系,比如说元代港口的开发,对外贸易。在这一点上,现在的改革开放和600多年前是一脉相承的。我们可以将政治、经济、文学、戏曲、书画各个方面作为学术研究的线索。希望在明年的农历二月十九,我们再请各位专家来昆山雅集。

另附此次踏行中所拍一些照片分享下:

1、正仪小巷

 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 

 

2、小河流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河人家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 

3、景福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横卧三百年

 

 

 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 

岁月脊梁

 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踏下时光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横跨岁月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跨下向远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水中倒映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4、绰墩山文物碑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历史见证

 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5、绰墩山旧址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繁花过往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6、广场石器观赏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触景浮现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7、黃幡绰石雕(昆曲鼻祖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风流才俊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8、金粟庵旧址碑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瑛留迹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9、顾阿瑛亲栽银杏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深情根扎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10、广灵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劲勇神似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握篙立船头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网去昨尘埃

 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船尾泛清波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广灵静心卧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俯瞰桥下荷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 

11、湖中——小蓬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木桥向蓬莱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四角中舞矗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几株湖边栽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船儿湖边挨

一次因《玉山雅集》引发的古文化踏寻 - 当余晖落下 - 当余晖落下

 

 

 

 

2009年10月9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2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